記者調查笑氣經銷鏈:竟有人一天吸食千瓶

   日期:2019-07-25     作者:互聯網    瀏覽:327    
核心提示:(原標題:1小瓶“笑氣”能毒殺老鼠,竟有人1天吸千瓶,電商平臺公開售賣,最快半小時送達……)“每次都10箱、8箱的往回買,不

(原標題:1小瓶“笑氣”能毒殺老鼠,竟有人1天吸千瓶,電商平臺公開售賣,最快半小時送達……)

“每次都10箱、8箱的往回買,不到一周就吸完了。吸得連路都走不穩。”在北京高新醫院候診室,朱鵬(化名)的父親滿臉無奈地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描述自己兒子來醫院戒毒前的慘痛經歷。

讓95后青年朱鵬成癮的,不是常見的海洛因、可卡因或者冰毒,而是一種在我國雖未被納入毒品范圍,卻與毒品有著極其相似功能的工業氣體——笑氣。

作為一種麻醉劑,笑氣最早運用于醫療領域,目前也部分使用在食品加工業上。但這些都不能否認一個重要認識——笑氣可能對人體產生強烈的損害。央視新聞直播間播出的一個實驗過程曾顯示:一罐10ml的笑氣,在2分30秒內,即可殺死一只實驗鼠。

可怕的是,盡管笑氣對人體具有很強的破壞性,也被國家列入危險化學品目錄,卻有大量商家潛伏在貼吧、QQ群甚至淘寶等平臺,公開進行售賣。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經過近1個月的深入調查和暗訪后發現,不僅那些熟客可以輕松地拿貨,就像記者這樣毫無經驗的新手,竟然也能從下單到收貨,無障礙地“一路通關”,也顯示出這一從生產到流通的黑色產業鏈仍游離于監管之外。

笑氣對人體到底有多大傷害?目前有哪些群體正非法經營這樣的買賣?如何能夠對這一產業鏈加強監管?《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試圖通過調查為您一一呈現。

笑氣氣彈(貼吧賣家向記者展示的圖片)

案例還原:一天吸掉近萬元笑氣

兩年前,一篇名為《最終我坐著輪椅被推出了首都國際機場》的文章引起社會熱議。中國女留學生林娜用親身經歷講述了自己的故事——她在留學期間大量吸食笑氣,導致下半身癱瘓,留學多年不僅沒能拿到學位,反而只能坐著輪椅回國。這一事件也讓原本籍籍無名的笑氣走入了公眾的視野。

公開資料顯示,笑氣的主要化學成分是一氧化二氮,是一種無色有甜味的氣體,被廣泛運用于醫學、食品、工業領域。可用作麻醉劑、奶油發泡劑和助燃劑等。

北京高新醫院醫務處主任兼戒毒科主任徐杰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笑氣極具成癮性,卻容易被人們所忽視。吸食高純度笑氣能在不到1秒內讓全身肌肉瞬間放松并產生性快感,患者臉上肌肉也會放松并出現所謂的“詭異笑容”。但由于這種感覺只能持續很短時間,所以許多成癮患者會不停吸食。

“笑氣帶來爽感的同時,其實是‘笑里藏刀’。一方面,吸食笑氣會導致血液缺氧,類似于煤氣中毒,時間太久可能導致猝死。另一方面,笑氣會抑制人體維生素B12的吸收,B12缺乏會導致脊髓神經不可逆的受損。所以,長期吸食笑氣的人會走路不穩、失去平衡甚至癱瘓。”徐杰說。

那么,笑氣到底是不是毒品呢?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57條規定,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制的其他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笑氣(一氧化二氮)似乎不屬于條文中列舉的毒品,也沒有納入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范疇。

盡管如此,笑氣對社會和人體構成的危害卻不遜色于毒品。

朱鵬與林娜有著非常相似的經歷。盡管目前他對笑氣的危害已經有所認知,但想要憑借自己的意志戒除心癮卻非常困難。

“我接觸笑氣已經有4年時間了,最初是在美國的一個party上吹了一次‘氣球’,當時覺得頭特別暈。回家后又吸了幾次,很快就上癮了。”談及對笑氣的依賴和成癮,朱鵬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自己從來沒想到會依賴到這個程度。“剛開始也就是嘗幾口,但后來每天不吹個幾百瓶就會特別煩躁,感覺生活已經沒有意義了。”

笑氣賣家截圖

根據朱鵬父親的描述,朱鵬最多時一天可吸食2000~3000瓶笑氣,費用接近萬元。

據記者了解,通常一盒笑氣有10支,一箱有30盒,也就是300支。每支笑氣的價格約為3元,2000~3000支笑氣的售價高達6000~9000元。

“家里不讓他吸,他就會躲到足療店、KTV這類場所‘吹氣球’。有一次我們發現他時已經睡著了,怎么叫都叫不醒,睡了好幾個小時才醒過來。其實,他當時已經處于昏迷中了。”朱鵬父親告訴記者。

徐杰在高新醫院實驗室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模擬了“吹氣球”的過程——將一支10ML的液態一氧化二氮金屬氣瓶插在奶油槍的一端,另一端對準嘴巴并扣動奶油槍的扳機,氣體瞬間噴進嘴里,便完成了一次所謂的“吹氣球”。而一支氣瓶最多只能噴射兩次便需要換裝下一支。

徐杰表示,由于一支笑氣氣彈(氣瓶)對人體作用的時間只能持續幾秒鐘,所以,成癮患者需要通過不間斷的吸食來延長所謂的爽感。“在我們這邊治療的笑氣成癮患者中,不少人食指上都磨出了老繭,可以想象他們吸食的頻率有多么高。”

他進一步表示,普通毒品成癮患者對毒品都有一個飽和度,每天只要吸食到一定的量便會停止。笑氣則不同,患者很難出現飽和感,所以會不停吸食,直至血液里缺氧導致昏迷。

“笑氣雖然沒有被定義成毒品,但它能導致生理和心理雙重成癮,和毒品的作用機理十分相似。患者一旦被阻斷,就會出現煩躁、焦慮、沮喪等生理特征。有研究表明,笑氣成癮患者中,有50%的人最終會患上抑郁癥。”徐杰說。

記者與賣家對話的截圖

記者調查:賣家藏匿于淘寶、貼吧、QQ群中

可是,對人體傷害如此顯而易見的笑氣,竟然能在網上公開售賣。

朱鵬的父親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盡管自己兒子是在美國留學時沾染上笑氣的,但回國以后不僅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購買實在是太方便了,淘寶、貼吧到處都是,最快下單后不到半個小時居然就把成箱的笑氣送來了。”

記者注意到,吸食笑氣至少需要具備兩個條件:奶油槍和一氧化二氮氣彈。首先,奶油槍并非禁賣品,在淘寶、京東等網購平臺均有售賣。淘寶平臺上銷售奶油槍的商鋪甚至多達上百家。

那么,能否吸食的關鍵就在于氣彈,只要能買到氣彈,就可以實現所謂的“吹氣球”。

朱鵬本人向記者表示,前兩年,購買氣彈十分方便,許多網購平臺和貼吧上直接公開銷售。但現在控制得比較嚴格,網購平臺上幾乎很難找到商家了。

但是,消費者找不到商家并不意味著這個行業的消失。朱鵬向記者透露,在網上輸入一些特殊的字符,仍然能搜索到相關的商家。

笑氣賣家的截圖

“可以嘗試在QQ群、淘寶輸入MOSA、KAYSER、BestWhip等特殊字符,或者在貼吧上搜索‘氣球’等關鍵詞,可能會有新的發現。”

按照朱鵬的提示,記者在搜索QQ群一欄輸入上述關鍵詞后,果然出現多個類似的QQ群,一些群的成員數量超過百人。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隨后加入了群成員人數較多的“MOSA,KAYSER,BestWhip美食群”。剛剛進群后便看見群主在群里發布了“氣彈批發、只做高質量、可以試氣再決定拿貨,需要的找群主”等信息。群主向記者表示:“可零售也可批發一氧化二氮氣彈,下單數量越多,價格越便宜。”

隨后,記者在淘寶、閑魚等網購平臺輸入mosa、kayser等隱秘的關鍵詞后,同樣出現不止一家銷售奶油槍或者一氧化二碳氣彈的店鋪。盡管這些店鋪看似和笑氣之間關系不大,但記者點進賣家的店鋪后,卻很快發現一些與笑氣氣彈相關的蛛絲馬跡。

記者隨機進入一家叫“九龍vans白菜店”的店鋪,發現店鋪首頁標注:“需要耗材,點擊立即購買即可”,并留下了微信號。

記者與賣家對話的截圖

該店的客服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購買氣彈需加微信,淘寶已經下架。”當記者按照客服提示添加微信后,對方立馬通過微信向記者發來氧化亞氮氣彈零售和批發的價格表。

該價格表顯示,5盒起售,28元一盒包郵;十盒起售27元一盒包郵;20盒起售23元一盒包郵。

而在批發價格表一欄則顯示,一箱30盒,兩箱起售,660元一箱包郵;5箱起售,580元一箱包郵;10箱起售,560元一箱包郵。此外,該價格表還標注,一次20箱之上,價格可具體聊。

一位微信上的賣家向記者表示,所有氣彈從安徽發貨,可直接快遞。“包裝盒是進口品牌,但并不是原裝進口氣,都是國產氣。”

淘寶上另一家銷售制作蘇打水耗材的店鋪首頁同樣也掛上類似氣彈的耗材。但文字標注的是一氧化二碳。該店客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自己只銷售用于制作蘇打水的一氧化二碳氣彈和奶油槍。

但當記者表示可大量購買笑氣氣彈后,對方客服并未直接答復,而是給記者發來了一個微信號,并要求記者添加。

記者添加對方提供的微信號后發現,該微信朋友圈公開曬出多張氧化亞氮(笑氣)氣彈的宣傳文字和圖片。比如“愛淘氣放價批發”、“只做正品,假貨勿擾”等。

這位賣家詢問記者有沒有營業執照,記者表示沒有。對方稱,沒有營業執照也可以發貨。一盒35元,有10支氣彈。“我只做正品,不和假工業氣體比,假貨沒有可比性。”

記者在其朋友圈發現,該賣家出售的氧化亞氮氣彈主要來自廣東華特氣體股份有限公司,其在朋友圈曬出的一張清單顯示,該氣彈氧化亞氮的純度超過99.9%。

交易簡便:同城閃送最快半小時即可到貨

除了QQ群以外,貼吧同樣藏匿著銷售笑氣的賣家。

針對近期有媒體報道“百度貼吧售賣笑氣”一事,5月6日,百度通過“百度貼吧”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百度貼吧已在第一時間清理了報道中涉及的違規信息,并將報送公安機關。另就事件所涉及的“笑氣”、“嗨氣球”、“一氧化二氮”等關鍵詞進行了全面排查,凡有涉及違法違規情況,已封存相關證據,將積極配合有關部門進行調查懲處。

通過測試,記者發現,如今在百度貼吧里搜索笑氣、氧化亞氮,甚至MOSA、Kayser等關鍵詞,均會出現“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暫不開放 ”的顯示。

然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笑氣成癮患者卻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目前,國內許多笑氣賣家已經偷偷轉向一個叫“氣球吧”的貼吧中。“這個吧以前是賣拱門氣球、婚禮裝飾的,但現在好多笑氣賣家都藏匿在里面。”

根據這名患者的提示,記者在百度貼吧搜索欄中輸入“氣球”關鍵詞,果然出現了一個帖子數量達到38430個 ,會員數量超過7000人的“氣球吧”。

記者進入貼吧后發現,許多帖子公開討論與笑氣有關的話題。發帖標題包括:“北京 上海,閃送到家,24小時不合眼接貨”;“實力廠家,批發可到付,江浙滬,京津冀,珠三角閃送”;“ks,bw奶油味、草莓味,接閃送”等。而帖子下面的留言欄也十分活躍,有些賣家直接在留言欄留下自己的微信號或者手機號碼。

笑氣賣家的截圖

此外,記者在該貼吧中還發現,有一些吧主甚至發起“組團氣球派對”、“招線下代理,江浙滬接批發”等帖子,內容十分豐富。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隨機添加一位將微信號留在貼吧的賣家,僅僅10分鐘后,這位微信上的賣家便接受了好友申請,并開始向記者兜售氧化亞氮氣彈。

既然能夠在網絡上公開售賣,就牽涉到發貨的問題。從這些賣家手上購買到的笑氣氣彈又通過怎樣的渠道送到買家手中呢?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多位販賣笑氣的商家竟然都通過同城閃送、快遞、物流等方式進行配送,一些商家甚至在朋友圈里曬出各種品牌“氣彈”的包裹。

一名通過QQ與記者聯系的賣家向記者表示,笑氣氣彈可批發也可零售,批發10箱起售,零售可按盒下單。“零售帶噴碼的是2.8元一支,不帶噴碼的是2.1元一支。一盒10支,一箱有10盒。”這意味著,按照商家的規定,如果走批發,賣家一次性發貨的數量至少達到1000支。

當記者向這位賣家詢問如何發貨時,對方表示,閃送、快遞、物流均可發貨。“你要是著急,我可以閃送給你,半個小時就能送到,但是不帶噴碼的。如果不著急,我可以從深圳發貨,是帶噴碼的。”

所謂的噴碼就是在每一支氣彈上印有生產日期、品牌名稱、產地等信息。有無噴碼又有哪些區別呢?這名賣家向記者透露,無論是有噴碼還有沒有噴碼,都不影響品質,里面的氣體完全是一樣的。“帶噴碼顯得更加正規,安檢也容易過。不帶噴碼,有時候會被‘卡住’。但閃送肯定不會有問題。”

但一名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如果賣家詢問是否帶噴碼,很大可能是商家自己通過工業氣體充裝的,并非正品。“這種氣彈價格比較便宜,因為無法保證純度,也可能含有其他雜質。”

為了進一步呈現笑氣灰色產業鏈,還原從篩選客戶、下單到發貨的整個流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對笑氣有需求為名,準備與商家購買少量一氧化二氮氣彈。

上述QQ賣家在確認了記者的意圖后表示,想要批發需等一段時間,建議零售購買。“你如果在北京,我可以按照2.1元一瓶直接閃送給你,最快半個小時就能送到。我們在昌平有點的。”

當記者表示希望能夠拿到帶噴碼的氣瓶后,對方又表示,帶噴碼的2.8元一瓶,4盒起送,從深圳發貨,需要等2~3天才能送到。

這名賣家隨后在QQ上給記者發送了一個微店的鏈接,并要求記者在微店上下單。微店上顯示的商品名稱為:“奶油耗材,奶油8g小鋼瓶,奶油發泡劑”。

淘寶網賣家的截圖

當記者表達笑氣屬危險化學品,快遞會不會被截獲甚至沒收的擔憂時,對方卻信心滿滿地表示,自己是靠這個吃飯的,怎么會連貨都發不出去。“你的量很少,我們有偽裝方法的。如果大量批發,就會走物流或者閃送。”

付款2~3天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如期收到了商家寄來的4盒笑氣。運單上的信息顯示,該快遞由上海韻達貨運有限公司配送,發貨地址為廣東省深圳市龍華新區高坳新村157號。

記者一共收到40支氧化亞氮氣彈,分裝在4個盒子當中。包裝盒正面印有“奶油氣囊”字樣,并印有奶油的圖案。而在包裝盒背面,則印有食品添加劑(不可直接食用)。使用范圍則是,淡奶油發泡之食品加工助劑。原產國顯示為捷克,進口商為上海娜魯娃實業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顯示,上海娜魯娃實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注冊資本5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電氣設備、食品添加劑、環保設備、化工原料及產品(除危險化學品、煙花炮竹、監控化學品、易制毒化學品)批發等。

不過,根據《危險化學品目錄(2015版)》收錄的目錄清單,氧化亞氮(笑氣)被列入危險化學品清單當中。

監管困局:暫時未能納入毒品范疇

徐杰醫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截至目前,他所在的北京高新醫院已經接收了100多名笑氣成癮患者,90%以上都是年輕人。

“尤其是近幾年,來醫院尋求幫助的笑氣成癮患者呈迅速上升的趨勢,患者家屬普遍反映的問題是,購買笑氣太方便,國家應該加強這方面的管制。”

朱鵬父親也向記者抱怨說,自己曾在接到閃送員送到的笑氣后立馬報警,但處理的結果很難令人滿意。“警察來了以后只是沒收了閃送員送來的笑氣,并沒有立案。他們甚至建議我去淘寶投訴賣家。”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一氧化二氮(笑氣)不僅被納入2015年版的危險化學品目錄,而且還被納入到新頒布的《危險化學品目錄(2018版)》當中。

在《危險化學品目錄(2018版)》中,對危險化學品的定義為,具有毒害、腐蝕、爆炸、燃燒、助燃等性質,對人體、設施、環境具有危害的劇毒化學品和其他化學品。

而在《危險化學品目錄(2018版)》目錄序號2561處顯示,品名為:一氧化二氮(壓縮的或液化的),別名為:氧化亞氮,笑氣。

由此可見,笑氣盡管可以作為食品添加劑或者是助燃劑,但已經被列入國家認定的危險化學品氣體當中。

即便如此,由于缺乏對成癮性、耐受性、身體危害和非法性的界定,我國法律對笑氣并未作出明確定性。這導致目前笑氣并不屬于《刑法》和《麻醉藥品急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的毒品范疇。

律師說法:還應“入刑”以加大打擊力度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中國衛生法學會理事王良鋼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對笑氣加強監管首先有必要將其納入更高級別的限制類清單當中,只有這樣法律才能對違法經營的人給予更重懲罰。

“由于笑氣目前只被列入到危險化學品名單中,由安監、質監等部門監管其生產、運輸、儲存等環節的安全。因此,違規買賣笑氣可能還沒有上升到觸犯刑法的量級。如果將其納入精神類藥品或者麻醉類藥品當中,這類違法犯罪成本就會迅速提升。當然,是否將笑氣界定為毒品是一個復雜的過程,需要嚴格、精準的評估論證。”王良鋼說。

與此同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隨著全國首例非法經營“笑氣”案的宣判,國家對違規生產、經營笑氣的監管力度和懲罰措施已經開始加碼。

2018年4月4日,全國首例非法經營“笑氣”案在浙江省云和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被告人因非法經營“笑氣”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

根據法院判決,被告人殷某某違反國家規定,在未取得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非法經營一氧化二氮,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其行為構成非法經營罪。

王良鋼向記者表示,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表明國家在處理違法經營笑氣的一類案件中,努力朝著刑法的方向去靠攏,說明笑氣的社會危害已經引起國家重視。“當然從以往的實踐來看,非法經營罪是一個‘大籮筐’,任何經營國家管制類商品的行為都可以納入非法經營,從處罰和量刑來看,也比販賣毒品要低很多。”

根據2002年國務院頒布的《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七十七條第三款規定,未取得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從事危險化學品經營的,由安監部門責令停止經營活動,沒收違法經營的危險化學品以及違法所得,并處10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在生產經營方面,根據《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國家對危險化學品經營(包括倉儲經營)實行許可制度。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經營危險化學品。

在運輸方面,《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明確指出,從事危險化學品道路運輸、水路運輸的,應當分別依照有關道路運輸、水路運輸的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取得危險貨物道路運輸許可、危險貨物水路運輸許可,并向工商行政部門辦理登記手續。

此外,該管理條例第46條還規定,通過道路運輸危險化學品的,托運人應當委托依法取得危險貨物道路運輸許可的企業承運。

律師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三十條規定:違法國家規定,制造、買賣、儲存、運輸、郵寄、攜帶、使用、提供、處置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腐蝕性物質或者傳染病病原體等危險物質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

特別提示:本信息由相關企業自行提供,真實性未證實,僅供參考。請謹慎采用,風險自負。違規舉報>>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香港六合彩今晚开奖号码